当我开着双排座的松花江小货车出现在我们村的大街上时,村里便抛起了轩然大波

  • 时间:
  • 浏览:64
  • 来源:精品国产自在拍500部_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_97人人免费在线视频

  当我开着双排座的松花江小货车出现在我们村的大街上时,村里便抛起了轩然大波。我用戴着金方戒的手为父老乡亲们一一敬烟,而翠花则甩着波浪发型一把就把小虎拖进怀里一口一个宝贝地叫个不停,她那雪白脖子上的粗项链也在阳光下褶褶生辉!我为此很自豪,因为我在村里拥有了两个“最”,过去我是俺村最先穿西装打领带的人,现今也是俺村甚至可以说成是俺乡上最先拥有私人汽车的人。大家都觉得我不但为爹妈露了脸,还为村里人争了光。

  老爹对我说:“常亮啊,去年咱村常六家的大儿子转了农民合同制工人,常六欢喜的把村委和支部的人都请到家里吃了一顿,你现在属于老板级别,咱是不是也该请一请支部和村委的人?”早就听说村里的干部都是些土皇帝,我也知道与这帮有权的人交往是不会吃亏的,最起码也可以稍宽我那时常惦挂老爹老妈的心。“行!咱也请,咱到乡上最好的饭店里去请!我不但请吃,还给每个人发点礼品!”我很是潇洒地对老爹说。“不用去饭店,在家里买些酒炒几个菜就行,这样能少花钱”老爹对我建议道。“爹,你放心吧,你儿子现在什么都紧巴,就是钱还比较宽松些”我拍着腰包大度地对老爹说。

  在饭店吃饭的人中,除了村里七名干部再加上我和老爹外,我还请了一个人,他就是老爹的对门邻居,论辈分我得称他为大哥,也就是胜子他老爹。我去叫他吃饭时,常大哥死活不肯去,说是自己不够级别和干部们在同一张桌上吃饭。我绞尽脑汁最后不得不违心地对他说:“老大哥啊,要真讲级别,胜子现在都是中层干部了,相当于乡长级别,难道乡长的老爹不配跟村干部吃饭?”这句话真见效,老哥听我如此说,顿时眼睛一亮对我道:“大兄弟,你说的是真的?”“当然是真的!他大哥成家时,胜子送了台电视机,他三个结婚时,胜子又送了一台将近三千块的大彩电,你没想想,普通人哪能送得起?胜子现在很忙,也没工夫常回来看看,我估计,胜子将来那官能坐的跟县长一般大”我话刚说完,胜子他爹不再用我督促便主动和我老爹一起爬进车后斗里。我不知道,我这属不属于一个美丽的谎言,但我肯定它温暖了一颗饱含惦挂企盼的慈爱之心。

猜你喜欢

或许当她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沙漠世界因她而起的纷争才会平息……

或许当她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沙漠世界因她而起的纷争才会平息……蓦然,空中出现了一架直升机,盘旋一阵后,一道绳索落下,一个人迅速的由直升机里下来。她意识涣散,无法看清是谁来了,只感

2020-03-04

很好!非常清楚,自己已经大大亵渎这位矜贵自大的男人了

很好!非常清楚,自己已经大大亵渎这位矜贵自大的男人了。就知道不能说,说了,他应该会把她当成脏东西立刻丢掉吧?呜……这种事亚洲或欧洲男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有中东男人还是不能接受。

2020-03-04

女管家听见他的回答笑得花枝乱颤,特别是胸前雄伟的两粒

女管家听见他的回答笑得花枝乱颤,特别是胸前雄伟的两粒,更是颤得不像话,根本就急着想跳出来见客了。“那殿下想喝点什么呢?”女管家婀娜的走向吧台,上半身就靠在桌面上,深不可测的纵谷

2020-03-04

外头哭什么,这是送葬吗?」銮驾中的人沉怒道。

外头哭什么,这是送葬吗?」銮驾中的人沉怒道。他僵了脸。「百……百姓是舍不得您啊……」「哼,舍不得什么?他们是担忧王朝的命运,怕自己再被打回十多年前的饥饿穷困状态,一群就只知哭嚎

2020-03-04

红属血光,在我还在娘胎时,有化外术士道我有恶缘缠身

红属血光,在我还在娘胎时,有化外术士道我有恶缘缠身,衣裳若是血色,能让我趋吉避凶,免去血光之灾。”她简单解释。“无稽谬论!”他甩袖冷讥。像是找到知音人,她眼睛大亮,小脑袋拚命的

2020-03-04